阅读记录
笔趣阁 > 穿越架空 > 一笑香街 > 第247章:白色阴影

第247章:白色阴影(1 / 1)

我们都已经很清楚,在舵爷对白鲸的所有感觉里,仇恨是压倒一切的。

而对于其他的水手来讲,对白鲸的感觉是很复杂的,除了表面的一些因素之外,所有人的心里都有着一种难以言状的恐怖。

谁也说不清那恐怖的确切来源,只是无时无刻不被这东西笼罩着。

谁都试着把这种恐怖的心理描述出来,虽然说这样做是很难的。

闭起眼睛,想一想海怪斯坦利的什么东西最让你害怕。

是它的白色。

在白色没有和斯坦利联系起来以前,真的是很优美很让人赞叹的一种颜色。

白色的大理石,白色的山茶花,白色的珍珠,这些都是多么赏心悦目呀!

在许多国家里,白色是神圣不可亵渎的颜色,是人们在精神上供奉的凛然不可侵犯的神明。

古代的古国要尊拜白象为他们至高无上的王权统治的象征,在自己的国旗上印有雪白的战马,凯撒王朝的继承人把这颜色定为王室的颜色。

以上的例子数不胜数,足以表明自古至今人们对白色的喜爱程度。

白色充满愉悦,罗马人觉着汉白玉的大理石象征着欢乐的日子。

白色充满高贵和纯洁,它是新娘的标志。

白色充满尊严,是神经不可侵犯的法律和王权的所在。

白色充满智慧,是思想和才能的体现。

至高无上的王权,主宰精神的神明,纯洁美丽的新娘,这些在人世间最让人敬仰和崇拜的东西,无一不和白色联系在了一起。

事情到了一定的程度,它的正的一面往往就要演变产生负的作用。

不知道这是一件事物的登峰造极,还是它的恶化。

出于对白色的盲目推崇,导致白色的不良后果产生了。

比如我们要用白绸将一个死去的人包裹起来,还要把他放进用白色大理石营建的墓穴之中去。

这样一来,白色立即就与鬼魂和幽灵联系起来了,人们马上就看到了白色的另一面,也就是悲伤、恐怖和厌恶。

就这样,白色在人们心中产生了阴影。

人们在看到白色的同时,除了原有的尊敬之外,也开始对它产生了疑虑。

于是,一切真实的和不真实的忧郁、恐惧,都被罩上了白色的外衣。

大家想像一下,在所有的传说中,鬼神的出现,没有任何一次不和白色连接在一起,几乎成了固定的模式。

于是,白色演变成了既*又恐怖,既欢乐又忧郁,既纯洁又令人厌恶的颜色。

于是,也有的东西借助于白色的威严和强大而让人们触目惊心。

雪白的北极熊和雪白的鲨鱼就是两例。

不管它们本身对人的危险程度如何,单单就它们二者给人的表面印象来看,就已经让人觉着既可怖又厌恶了。

所有在海上的人都忌讳看到它们,都会像躲避鬼魂一样躲避它们。

然而,这里所说的只是环境中的白色对人的不良影响,可更重要的是白色对人的心理上的影响。

正是这一点,决定了斯坦利•迪克在水手们的思想上产生的巨大作用。

于是在水手们的眼里,许多白色变成了让他们恐怖和畏缩的具有神力的事物。

一只船在历经了长期的漂泊之后,就要靠近一个异乡的港口了,这时正是夜间,你被喊起来,被指令到甲板上去瞭望,防止大船撞上礁石。

在这孤寂的夜里,你站在甲板向四周望去,四周的大海是乳白色的,海浪在你的四周跳跃个不停,就像是无数只白熊包围着你。

这时你的头脑会觉着一下子紧张起来,你会觉着那简直是无数的白色的幽灵在勾引你的灵魂,这时,礁石的危险几乎算不得什么了。

类似的感觉还会出现在当你见到连绵不断的积雪时,你会立时就联想起,自己一旦迷失在这白色的世界里,将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

你会为自己有可能遇到的危险而感到万分恐怖。

可是,这样的以白色为主宰的景象很多很多,于是我们的神经变得很脆弱很脆弱。

白色对人类所具有的魔力,我们永远也不可能把他们弄清楚,就像是一个只会预示和验证凶兆的谜。

我们猜不透它,它却无时无刻不在威慑着我们。

它们看似轻飘,实则沉重地压在我们心里,使我们因为它们的存在而备感无力。

我们躲避它们,甚至于向它们屈服。

这是一个夜色多么美好的晚上,月光皎洁,海面像是汪洋一片的水银。

正是值夜班的时候,水手们在甲板上站成一长溜,从中甲板的淡水大桶一直到船尾喝水的地方。

他们传递着一只水桶,水桶里是淡水,他们通过传递水桶的办法来把大淡水桶里的淡水运到喝水处去。

大家传着水桶,谁也不说话,脚下一动也不动。

甲板上静极了,没有人说话,气氛很安宁。

只有桅和帆有时响着,还有船的龙骨。

这时,靠近舱口的一个叫阿基的水手悄悄地对挨着自己的一个叫阿波的水手说:

“你听到舱里的声音没有?阿波。”

“快接住桶吧,别疑神疑鬼了。”

阿波打断他的话。

“哎,又有了,就在舱口的下面,有一阵咳嗽声。”

阿基依旧竖着耳朵。

“咳嗽个鬼吧,把那空桶拿过来。”

阿波依然不相信。

“又响起来了,还是在那甲,好像有人在睡梦中翻着身,对,就是那响动。”

阿基十分惊诧的样子。

“别再胡说了,恐怕是你昨晚吃下去的面包在你的肚子里翻身吧?”

阿波打趣道。

“随你怎样取笑,反正我相信我的耳朵。”

阿基坚定地说。

“好吧,那你就相信吧,反正你的耳朵不正常,还记得在离开了恶人岛五十海里的时候,你还能听见你老婆的缝衣车的声音呢!”

阿波依旧不认真。

阿基不再理他。

“我不和你争论,事情早晚要清楚的。”

停了一下,阿基又说。

“也许,那里面还藏着什么人吧?我们谁都没有见过的什么人。难怪早上我听斯塔布对弗拉斯克说要出什么大事情了,肯定是舵爷在弄什么。”

阿波有些不耐烦了。

“去你的吧,阿基,你这信口胡说的家伙,快一点把桶接过去。

斯坦利就是这白色中的最杰出的代表。

那晚,在舵爷领着所有的水手发过誓后,他回到了自己的舱里。

这时,海上起风了,水手们正在甲板上狂欢。

舵爷能听得到他们的叫喊声,接着,斯巴达的小鼓敲起来了。

舵爷对自己的鼓动和引导很满意。

他走到一只柜子前,拿出一大卷航海图来,把它们放在桌子上。

那些航海图皱里巴叽的,都已经泛黄了。

舵爷挨着桌子坐下去,开始全神贯注地研究起那卷图来。

他一边看着,一边思索着,还不时地在图上做着标记。

桌子上是一大摞航海日记,那是他多年以来驶遍世界各大洋的辛勤的结晶。

他就这样做着他的功课,忘却了除了航海图之外的一切。

吊在他头顶的蜡锡灯在不停地晃动。

昏暗的灯光照着他满是皱纹的额头,那些皱纹就像是画在他的额头上的航线。

舵爷几乎每天晚上都把自己关在舱里,研究这些航海图,这是他的老功课了。

他必须做好一切准备,这样才能找到他的冤家。

对一个根本就不了解大海怪的人来讲,如果你让他在浩瀚的大海中去发现一只大怪物,那简直比让他登天还难。

可是对舵爷,对于这个几乎在海洋之中摸爬滚打了一辈子并且以捕鲸为生的船长来讲,他就可以凭借一切方法来找到他的对手。

他可以研究海潮的情况,大海怪的食料的漂流情况,以此推断大海怪在特定时间里所应该处的位置。

事实上,大海怪的活动是有着它的规律的,这对于一个打怪老手来讲,他的心中是有数的。

所以打怪人根据经验,在世界的各大洋里确定了捕获海怪的渔场,并且绘制了海怪的迁移路线和时间表。

有经验的打怪船,正是根据上述规律进行作业的。

这里说一下斯坦利的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本领。

大海怪在从一个食料场迁移到另一个食料场的时候,它的游行距离可能很长很长,有时甚至要跨洋。然而,它游进的路线却是相当直的,直得就像是我们在图上用尺子比着画出来的一样。

在长达几千海里的迁移之中,它的航道只有几海里宽,航道精确到这种地步,实在是惊人的。

我们至今也搞不清大海怪是靠了一种什么样的导航系统,也许只是本能吧。

这样,几海里宽度的航道给打怪船提供了机会,因为,对于打怪船上的瞭望者来讲,几海里的海域完全在他的瞭望范围之内。

因为大海怪鲸的喷水使它自己把自己踪迹的可视范围大大地扩大了。

正是基于上述的原因,舵爷有了相当的把握,非但如此,由于他科学地安排了自己行进的路线,所以使得自己的船即使是在穿越渔场时都有可能遇到斯坦利。

舵爷所设计的追捕方案和追捕路线虽说是可行的,但是,就一件事情的固有规律来讲,却又是必然的。

就拿斯坦利来说,它有着自己固有的行动规律,对于它自己,这个规律是铁打不变的,就像是太阳在恒久不变地运行一样。

太阳每年都会在南北回归线附近各逗留一阵,对于斯坦利来讲,它有着和太阳惊人的相似之处,只不过,它逗留的地方不是南北回归线附近,而是——赤道线,时间是——夏至前后。

这就是捕捉斯坦利的特定的时间和地点。

斯坦利已经连续几年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逗留,这一点舵爷早已铭记在心了。

根据舵爷收集的情况,所有被斯坦利酿成的惨案,无一例外都是如出一辙,包括舵爷自己在内。

那是斯坦利引以骄傲的地方,那是它的领地,是它不可侵犯的领地。

那是舵爷遭受耻辱的地方。

那也将是舵爷和斯坦利最终的决战地。

或者埋葬斯坦利,或者埋葬舵爷,就在那个地方,这是不可更改的。

当舵爷率领着泰山号离开恶人的时候,按照舵爷的推算,正应该是斯坦利出现在赤道渔场的季节。

只可惜,泰山号是无法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及时赶到。

“让那该死的家伙再痛快一个夏天吧。”

舵爷在心里恨恨地想。

泰山号必须等待下一个季节的来临。

最新小说: 狼兵归来 抗战之三人行 大秦帝国崛起之逆转国势 重生之大唐中兴 历史皇家快递员 缥缈人生之—三国 空间农女:妖孽王爷追妻忙 盛世唐厨 倾城女侍卫,太子硬核宠 争霸从火影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