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笔趣阁 > 综合其他 > 你说的一方海 > 二一章 浣葛山庄

二一章 浣葛山庄(1 / 1)

奇怪的是,今天廖辰没有来上学。

“是吗?今天于里里也没来。”

徐屿漫不经心的耸了耸肩,和我并排走着。

“诶!上课了你俩还在走廊干嘛呢!哪班的?”

我翻了个白眼,接过徐屿替我抱着的语文作业,躲鬼似的躲开了婆妈的级部主任。

第一次月考之后,我的语文成绩还不错,被语文老师晋升为语文课代表。

“林见鹿,这是廖辰的辅导书,你放学帮他带回去。”

刚下课,我就听见班主任在和林见鹿说着什么,凑近了一点点,我才听清。

“你干嘛呢还不去学习啊,你们北方的学校下课就只知道出去玩吗。”

班主任转过身子,呵斥。

我愣了一下,移开眼睛,撇撇嘴。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开始若有若无的针对我。

我从小对理科就不太敏感,碰上了教数学的他,简直每天就像生活在炼狱里。

时不时被他抓住一点错就会被骂个狗血喷头。

而我记得,他对我说过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们北方就这样吗?”

但他好像不是对所有人都这样,只是对我这样。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好像是在廖辰换到我身边的时候开始。

“你别往心里去,可能他是在为你的数学成绩担心吧。”

林见鹿看见班主任走远后,坐在我身边,悄悄的对我说。

“没事。”我摇摇头,看见林见鹿抱着的辅导书,突然想起,“为什么老师让你帮廖辰带书?”

“我们一个小区的。”

“哦。”

我点点头,盯着那一摞辅导书,仿佛要将其盯出一个洞来。

下午过得特别快。

“阿海……”

我刚收拾好书包,起身,只看见林见鹿扭捏的站在我身前。

“还不回家。”

“我……”

林见鹿涨红了脸,支支吾吾的。

“怎么了。”

我站起身来,不明所以。

“我才想起来我今天要去我奶奶家,她过生日。”林见鹿把那一摞辅导书放在廖辰的桌子上,“你能不能……”

我看着林见鹿的模样,就猜出了大概。

今天是周五,没有晚自习,我本来和徐屿约好了,一起去他家里吃饭。

“他家在哪。”

“浣葛山庄十号楼三单元五零一。”

“帮我告诉徐屿一声。”

我抱起那摞辅导书,看了一眼徐屿的班级,走向学校的侧楼梯。

“哦……好。”

林见鹿看着我的背影,良久才吱声。

我出了学校,向附近人一打听才知道,浣葛山庄就在学校的旁边。

原来是学区房。

我抱着书本,走到小区门口的传达室。

“叔叔,请问十号楼在哪啊。”

“喏,左边数第五幢楼。”

“谢谢叔叔。”

我点点头,走出传达室。

正值初夏,佳木秀而繁阴,小区的正中央还有一个飘着荷萍的池塘。

白石为栏,环抱池沿。

我好奇的走过去,发现池水尤其的清冽。

潭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大抵如此。

环境竟如此好。

廖辰这么优秀的人,住在这么怡人的环境里也不过分。

“四……五……”

我跑到棕红色的建筑前,寻着牌号便找到了廖辰的家。

我找到标着五零一的按钮,抬手便按了下去。

没有听到随之响起的铃声,我又按了好几次,那铃始终默不作声。

大抵是坏了。

我只好满脸不情愿的爬楼。

不知为何,站在廖辰家门口,竟会觉得些许紧张。

马上要见到他以及他的爸爸妈妈了。

“叔叔阿姨好,我是廖辰的同学,代表班级来慰问廖辰同学……不行不行……这样太尴尬了……”

“叮咚——”

踌躇许久,我终于抬手按下门铃。

等了一会,竟没人来开门。

锲而不舍的我又按了第二遍。

还是没人。

第四遍过去了,廖辰家静悄悄的,邻居却出来了。

“小娃娃,你来找于家人啊?”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奶奶开门,拄着拐杖。

“哦对啊,可是家里没人。”

我笑笑,看向老奶奶。

“他们家昨天晚上闹腾的很哟,他们家那个女娃半夜才回家,好一顿给骂,我这都睡不着觉,后来他们一家人又匆匆的出去了,好像是那个女娃生病了,一天天净不安生。”

我点点头,看向那扇禁闭的门,思绪万千。

“奶奶,我是这家男孩的同学,他的书在我这里,老师差我送来,您看,能不能先放在您那里,等他们回来转交给他。”

“小辰的同学啊。”

“嗯。”

“放在这里吧,小辰回来我给他,小辰这孩子懂事的很,见了我那奶奶喊的叫个亲呦。”

我笑笑,和奶奶聊了一会儿,她是个孤寡老人,子女都在外地打工,自己一个人住在这里,还叫我有时间多来陪陪她。

告别了奶奶,走出了小区。

怪不得廖辰和于里里都没来上学。

只是,于里里那样乖巧的姑娘,居然夜半回家。

着实令我吃惊。

我撇撇嘴,发现天色已经不早了。

竟然和那个奶奶唠了这么久。

我踢着路上的石子,向家里走去。

学校旁的路灯亮起黄橙橙的光,照着有些裂纹的柏油马路。

我远远看见,路灯下有个人影。

身形似是徐屿。

走近了一看,居然真的是他。

“不是叫你先回家吗?林见鹿没和你说?”

我走到徐屿的身旁,疑惑的问。

“我以为不会很久,就想着先等等你,没想到你这么晚才回来。”

徐屿摘下耳机,将一端塞进我的耳朵。

播放的是探清水河。

“你也爱听这个?”

我和徐屿并肩走着,抬头问。

“我妈是北京人,她特别爱听这个,耳濡目染的也喜欢听了。”

“他们都说这是下流的俗曲。”

“曲子里所谓的粗俗部分都删掉了,有的人总是喜欢抓着这些地方不放,心里怎么想曲子就什么样,无关歌词。”

徐屿说着,笑笑。

我看向他,觉得他有些许的高大。

桃叶尖上尖,柳叶就遮满了天。

最新小说: 黑化萝莉:将军,撩上瘾 神医公子本红妆:帝尊撩不停 快穿剧情之恃美而娇 重生甜妻:老公,多关照 劫迟归 早安,权少大人! 快穿:男神攻心手册 解忧典当铺 欢喜农家科举记 萌妻太撩人:陆总,强行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