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18章 患病(1 / 1)

第一次,郝佳丽把鱼塘弄来的田螺拿到集市上一下子就卖了五块多钱。

郝佳丽赶忙拿这些钱一毛三分钱一斤的米买了十斤。

又买了盐,肥皂,煤油。

八毛钱一斤的猪肉也买了半斤。

五分钱一支的冰棒,郝佳丽又给弟弟买了一支。

郝佳明把手上的冰棒含在嘴里舔着,冰棒遇热融化的糖水郝家明也舍不得让它掉地下,他一直用手接住然后再舔干净手。

“明明!别添你的手了,你看你的手邋里邋遢黑得像猫爪,太不卫生了。”郝佳丽一次又一次把郝佳明正在嘴边添的手拿开。

但郝佳丽的阻挡没用,一会儿功夫,郝佳明将拿冰棒的几个手指就舔得雪白雪白的了。

“姐!这融化的冰棒水也是糖来的,掉了可惜。”郝佳明认真地对郝佳丽说。

“唉!”郝佳丽叹了口气,不再拦阻弟弟不雅观的举止。

郝佳丽算算家里已有好几个月没买糖了,弟弟郝佳明这好不容易解了馋,这糖水自然是珍惜了。

于是郝佳丽买了冰棒给弟弟,又特意花三毛钱买了一斤白糖。

这又是因为每天早上,郝佳丽家乡的人都喜欢用白糖融化在热米汤里搅拌晒干的干红薯粉吃,这东西吃起来黏黏的,甜甜的,比芝麻糊还爽口,爱吃的人一个早上吃几饭碗都吃不腻。

郝佳丽家也不例外,这也是陈凤的最爱,陈凤虽然对郝佳丽做了烧了郝佳丽的课本这些过份的事,但陈凤也是迫于无奈。

郝佳丽总是这样开导自己,母亲是不幸的,自己是母亲的孩子,给母亲分担烦恼与忧愁应首当其冲,其它的事情过去就已经过去算了,毕竟自己是母亲怀胎十月辛辛苦苦生的。

郝佳丽没见过村子里死人的样子与场面。

郝佳丽见过村里女人生孩子的样子与场面。

郝佳丽听到产妇生孩子时胀痛得那撕心裂肺的叫声与哭声简直是从村头穿透到了村尾。

郝佳丽想着,母亲生她时肯定也是这么痛苦的,她如今可以用亲手赚来的钱买斤白糖回去让母亲重新吃上爱吃的,一是孝顺了母亲,二也让母亲缓解缓解这些日子以来被家里几乎濒临的绝望压得崩溃的心情。

只要陈凤不再骂人,不再发愁家里穷得没有米下锅,郝佳丽自己能读上书,郝佳丽不会去计较这些小节上的事。

而后,郝佳丽在集市里买完这些东西,口袋里的钱还剩下两块多。

郝佳丽不敢再用这些钱了。

郝佳丽想过了。

她自己每天下鱼塘抠田螺,这田螺总有一天会给她抠完的,就算还有些田螺幼崽,但田螺幼崽弄出来拿到集市没人买,而且一下子这些幼崽长大也需要不少的时间,到时候大的田螺没得抠了,小的又没长大,家里的钱又会接不上来了。

所以,趁现在弄得钱来的时候,郝佳丽克制自己尽量能节约就节约把这些钱存起来,等储存够了还可以到冬天或者明年春天用。

因为到了冬天,不说冬天,就是从农历九月份开始,湖南的天气已是越来越寒冷。

这个时候别说下水抠田螺,走在路上,少穿了件衣服,呼呼的寒风吹刮得人缩手缩脚缩脖子的,这个时候就只能窝在家吃老本了。

还有明年的开春也有几个月气候冻得彻骨,那个时候也下不了水,如果现在把这些钱挥霍掉了,冬天跟春天家里的日子又得难熬了。

另外,郝佳丽还考虑,母亲的腿不可能就这样一直瘸下去。

家族里懂草药的贵叔用草药治不好陈凤的腿,郝佳丽想过了,把用剩的这些钱存下来,等存多了,然后抽一些出来,郝佳丽决定带母亲去公社的卫生院去治疗。

就如陈凤说的用西药治疗,郝佳丽希望母亲的腿能早点治好,若母亲的腿能治好家里的担子就不会落在郝佳丽一个人的身上了。

那时候陈凤的腿恢复了健康,陈凤就可以去生产队干活挣工分,陈凤的心情也就不会那么糟糕了。

再还有那个时候,郝佳丽也可以安下心来读书了,郝佳丽认为父亲管不管这个家就也不重要,母亲的工分加上郝佳丽卖螺的钱,这个家终于解脱了困境。

有了这个打算,为了陈凤的腿能早日用上西药,接下来郝佳丽更是一门心思扑在鱼塘与小溪中,就着夏天艳阳高照的几个月郝佳丽抓紧时间下水。

不仅如此,郝佳丽还退掉了生产队猪场挣工分的活,又向班主任老师每天下午请了半天的假。

郝佳丽的学校下午没有语文课和数学课,下午上的都是自然,地理,历史,政治,这些课程郝佳丽认为只要一篇一篇把整篇文章都背下来就行了,因为地理是与地球共存的,历史是不可违背的,自然科学是科学家研究出来的,政治是当前社会最热门的,这几门课程都来不得半点虚假,这几门课程所有的习题或者是考试时的试题全部在文章里找得到,就是思考题也离不开文章里的内容。

不像语文与数学,可以超出书本的例题再进行举一反三,旁征博引的出题,郝佳丽就是把整片文章连句子后面的标点符号是句号,逗号,或者省略号都背得也不管用。因为语文的造句与作文可以想象与捏造,数学一个数学公式可以出几道甚至几十道例题,说穿了就是活学活用。

郝佳丽只要掌握了这一点,就不怕考试考不出好成绩了。

班主任老师对郝佳丽的家庭情况也没办法,说只要郝佳丽期中与期末考能考出好成绩就行了。

郝佳丽请假班主任二话没说就批准了,有了下午这足足一下午的时间,郝佳丽与弟弟郝佳明就打滚在鱼塘与村里的小溪边了。

陈清这时也帮着郝佳丽去隔壁生产队队长那里联系隔壁生产队的鱼塘给郝佳丽多赚点钱。

这样,郝佳丽从鱼塘弄的田螺一天比一天多起来,多得后来由于公社赶集间歇半个月时间太长,郝佳丽抠上岸的田螺太多卖不完,就是用井水养住也有少数田螺会死会发臭。

郝佳丽只好把这些田螺称好重量,再叫挑着草药担子到处去赶集卖草药的贵叔去兼顾卖田螺,卖完后再给贵叔一些工钱,郝佳丽才得以将这些田螺在新鲜的时候卖完。

还有曹菊英这时候也帮忙来了,曹菊英把郝佳丽弄来的田螺用两个提篮挑起来,并利用生产队收工后的时间挨家挨户地叫卖。

整整三个月下来,到了九月份下不了水的时间段,郝佳丽总共卖田螺卖了差不多四十块钱,郝佳丽终于赚到了养家与母亲治腿的钱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郝佳丽病了。

郝佳丽的手,脚,脸,以及身上全部如自行车内胎充气似的浮肿起来,肿得郝佳丽的眼睛睁不开眼帘,肿得郝佳丽的手背与脚背梳打粉发酵包子馒头似的高高隆起,还有郝佳丽上厕所拉尿一滴一滴比屋檐滴水还慢。

医生诊断,郝佳丽患了急性肾炎了。

最新小说: 凝脂“狐狸精”在种田 斗罗之开局签到祖龙武魂 穿书被迫抱男主大腿 晚熟的女孩 猎户家的俏农媳 末世之豚鼠历险记 九月的微笑 妻子的选择 从解析木遁开始 帝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