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笔趣阁 > 综合其他 > 真爱与苦难 > 60章 当官好比爬山

60章 当官好比爬山(1 / 1)

通过斗牛这件事,陈志杰深知陈清当生产队队长的这些年肚子里有点料水。

套用郝佳丽家乡的土话就是陈清虽然目不识丁,却是与生俱来当干部的材料,领导水平有两把刷子,所以陈志杰一听陈清这话,知道陈清也不是好惹的。

接下来惩处郝佳丽的事情往后进展陈志杰告诫自己得多长个心眼了,自己火也点了,风也煽了,借船下海,借鸡生蛋,借群众这一步棋对付陈清能不能稳操胜券马到成功不光看群众的,陈志杰决定自己要身体力行,事必躬亲。

按自己谋划的拿郝佳丽开刀今天要让陈清好看,陈志杰迫切期待今天陈清身边的这些人被群众践踏得惨不忍睹就如他所愿,这样,这些年陈志杰心中憋的这口气出得就痛快,出得就像毒瘤被拔掉一样的轻松。

相反,如果达不到自己预期的结果,假如事情的中途有变卦,自己斗不过陈清,阵势另自己转入了下风,陈志杰的想象中他能够不费吹灰之力通过群众替自己报复了陈清就更好,实在不行万不得已陈志杰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为了面子,为了以后在生产队不被群众看贬,看低。陈志杰决心群众惩处不了陈清郝佳丽他们,最后他会单挑跟陈清拼,值到拼个你死我活,鱼死网破算数,哪怕陈清的几个儿子就在禾场上,在陈清身边,陈志杰明知自己不是陈清的对手,他也要硬着头皮上。

陈清此刻却不知道陈志杰已作破釜沉舟的搞,更没猜到陈志杰对自己以后的仕途不再有任何憧憬与幻想。

陈清认为陈志杰聚群众闹事已经是到了极限报复他的行动了。

陈清始终认定陈志杰对生产队的队长位置放不下,不会因小失大毁了自己的前程,毕竟陈志杰才三十出头的年纪,按道理陈志杰官瘾还没过足,权力的欲望最是折磨他这个年龄段的人。

因为往前,这个年龄段的干部还年轻也没有什么领导经验,滚打在基层,在群众的队伍当中,那是真正的在磨炼自己,所以耐得住忍得了官职的小。

到了陈志杰现在这个年龄,陈志杰如果还在官场上磨炼就没有意义了,这个时候,陈志杰领导经验也有了,群众基础也有了,往后陈志杰必然想着的就是怎样一步一步把自己的官做大。

陈清自己也是过来人,亲身体会了这种在官场上往上爬的煎熬,只不过陈清恰恰跟陈志杰相反,陈清心里只有群众,陈清想快一点当上生产队的队长是为了上一届生产队队长的无能,群众过的日子苦不堪言,陈清想改善这种状态。

同日而语,陈志杰现在也想快点当上生产队的队长,但陈志杰却是为了一己私欲,陈志杰心目中并没有生产队的群众。

这一点陈清看得很清楚,陈志杰当上生产队的队长是为了显赫,并不是为了造福大众,陈清一退位把陈志杰撇到了一边,陈志杰的耐性就磨光了,就感到仕途的路徐步不前了,想把官做大的愿望一成了泡影,终于陈志杰就彻底原形毕露。

再有,陈清这一次没给陈志杰机会,这另陈志杰以后在生产队会颜面扫地,群众绝对会轻视他陈志杰拼了十来年都拼不出个生产队队长的职位,如果不久群众投票公社领导考核通过的生产队新队长上位,群众甚至还会讥笑他陈志杰一辈子只能当副干部的命,陈志杰的自尊心受不了。

这就如有句话说的:“当官好比爬山,爬上了山顶仕途才算到达了顶峰,才算真正的成功。”

“在山脚及半山腰就放弃或者爬不上去的人,只能说明自己的无能。”

陈志杰就属无能这一类。

再者,当不了生产队的队长,生产队其他副干部的职务陈志杰也通通不感兴趣了,这些年生产队副队长的这个职务让陈志杰兼腻了,也连任烦了,陈志杰对此完全没有了欲望。

而且,得知自己不在下一届生产队队长的候选提名当中,陈志杰彻头彻尾想过了,下一届新的生产队队长要是跟陈清一样再连任三界的话,他陈志杰的前途与未来就真是彻底完蛋了,所以,这副队长就是让他当也没什么含义,他也不稀罕,要他以后继续连任这个副队长职务还不如现在犯错跟陈清干一仗出一口气来得痛快。

所以,陈清在禾场上为陈志杰遮掩的举动陈志杰才会不领情,陈志杰把自己的前途无望归结于全是陈清造成的,他要使出浑身解数报复陈清,而且不成功便成仁。

陈志杰已到了丧失理智的地步,即使不管是群众还是他自己把事情闹大,闹得一发不可收拾,闹得出了人命法律要坐牢,要枪毙,要一命抵一命,陈志杰都顾不了了。

陈志杰就要郝佳丽葬身在群众的拳脚之下,要陈清与曹菊英的心火辣辣地痛他就如愿以偿。

总之,陈志杰什么准备都做好了,俗话说得好,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想当上生产队队长的这口气陈志杰争不了,陈志杰就只有争着跟陈清看今天鹿死谁手了。

想法一定位,接下来陈志杰就在心中盘算着怎样越过陈清与曹菊英这两道坎,然后一步到位拿下郝佳丽这个纵火犯。

抛开记忆中的陈清敢于跟斗牛干起来的这一幕,陈志杰在人群中不露声色地分析着此时的陈清与曹菊英然后权衡自己今天的胜算有几成。

陈志杰用眼角的余光瞄了瞄禾场上黑压压的群众,陈志杰大概估算了一下禾场上有百多个人。

刚组织群众的时候,陈志杰把握十足陈清与曹菊英百分百不是生产队群众的对手,且不说这一百多个人对陈清与曹菊英拳打脚踢,就是一人一根手指都能把陈清与曹菊英的身子戳得千疮百孔。

但可惜的是,现在禾场上群众的所有行动全部被曹菊英举刀这一举动吓得停止了。

要怎样才能掀起群众再次的愤怒潮水一样的涌向陈清与曹菊英,陈志杰皱着眉头想着办法。

看着曹菊英此刻像个门神似的站在郝佳丽家的门口,手里举着的柴刀刃口发出冷冽的寒光,陈志杰再看身后的群众,群众都在这寒光中瑟缩着,其中除去一部分上了年纪的群众给曹菊英面子,被曹菊英的下跪打动了待在原地一动不动以外,另一部分年轻的群众被曹菊英的举着柴刀的样子吓得一步也不敢再向前走了,还怕死的一步一步向后退着,陈志杰有点慌,整个人没了刚开始的嚣张与跋扈。

于是,陈志杰赶紧深吸了一大口气,调整着自己的情绪,待调整好后,转瞬,陈志杰的思维就开始陀螺似的转着了。

陈志杰要转出一些能激化群众,另群众没来禾场之前情绪控制不了,失去理智重新扑向陈清与曹菊英的策略来。

最新小说: 霸总看看我 帝尊王妃 医妃无情,王爷请继位 异魔法世界的约定 夙世今生:这个总裁太痴情 斗罗之开局签到祖龙武魂 宁晚晚厉墨寒 医女福妃荣华路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 仵作攻略:黑化大佬心尖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