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笔趣阁 > 综合其他 > 真爱与苦难 > 62章 无奈的泪水

62章 无奈的泪水(1 / 1)

曹菊英一扬刀向着陈志杰砍去,曹菊英的手腕就被陈志杰扼制住了。

“没了刀,看你还能吓唬得了谁?”陈志杰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他不偏不倚大力地掐住了曹菊英手腕关节的骨头。

“你放开我,你个知恩不报的混账东西!”曹菊英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她本来就瘦得皮包骨的手腕哪经得起陈志杰这样的壮年人这一掐,曹菊英被陈志杰掐痛得皱紧眉头,龇牙咧嘴,眼泪在眼睛里开了花似的绽出来。

曹菊英痛成这样陈志杰还不罢休,陈志杰恨不能他的五根手指头就如五根粗铁丝要将曹菊英的手腕绞合一样的用力。

“给你搅和败了还了得,我陈志杰今天岂不是白费了一肚子力气。”陈志杰恶狠狠地。

明眼人都看得出,陈志杰的目的就是要曹菊英手中的刀脱离曹菊英的手。

而曹菊英痛得受不住了却还死死地抓着柴刀刀柄。

曹菊英明白,只有这把刀群众才近不了她的身,才可保护郝佳丽,她不能丢了这把刀。

“今天你休想得逞!只要我曹菊英还有一口气,我曹菊英就要跟你陈志杰拼到底!”曹菊英口气硬如铁,哪怕陈志杰紧紧抓着她拿刀的手,已经是要掐断她的手一样的不断使力。

曹菊英后悔不迭自己开始这一挥刀的举动。

曹菊英看清了陈志杰的用意。

一开始曹菊英并没反应过来,以为陈志杰是怕她砍伤他而制止她,值到曹菊英手腕痛得用腿踢陈志杰,用另一只手使劲想推开陈志杰,以及破口大骂陈志杰是个知恩不报的混账东西这些话后,陈志杰还在加重她手腕的力,曹菊英心里才如梦初醒陈志杰是在强行卸下她的武器,陈志杰为的就是让她手无寸铁,让她束手就擒,最后好让陈志杰联手群众冲进她身后的这间屋子里带走自己的孙女。

曹菊英明白自己着了陈志杰的道。

但曹菊英又无计可施,自己现已受制于陈志杰,唯一的办法曹菊英只有坚持着,忍着巨痛握紧刀柄,让柴刀露出明晃晃的刀刃在外,致使陈志杰的手无法触及刀刃夺走她手中的柴刀,这样,柴刀不会从她手中脱离出去。

“你个老东西!”那么顽固!那么不怕死!我今天就成全你!”陈志杰的手指加大在曹菊英手腕的力加大到了极限。

曹菊英痛得能见额头冒汗,五官扭曲变形了,曹菊英握着刀柄的手指手背也被陈志杰掐痛得一根根青筋凸起了,曹菊英仍旧死死攥紧着刀柄。

禾场上陈志杰的亲信看曹菊英的顽固忍不住了,有人对陈志杰喊:“副队!要不要我们出手?”

陈志杰稳操胜券地回话:“不用,对付一老太婆我绰绰有余。”

群众不再出声,继续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这两个人在郝佳丽家门口争抢柴刀。

曹菊英见陈志杰拒绝了群众帮手,曹菊英在忍痛之余想到一个与陈志杰单打独斗能守住柴刀的办法。

曹菊英伸出另一只手去替换被陈志杰掐住她握柴刀刀柄的手。

曹菊英想换个手把柴刀拿住,这样陈志杰死掐住她原来那只手就空了。

曹菊英的另一只手刚往刀柄的方位够过去。

“找死!不给你点厉害,你不知深浅,你当我陈志杰真是无能之辈了。”陈志杰凶狠的说话又起。

丢下手中的喇叭,陈志杰用拿喇叭的手一下子如铁钳一样钳住了曹菊英的另一只手的手腕。

同时他一并加大了他手指的力度在曹菊英想替换握柴刀这只手的手腕上。

这样,曹菊英一双手全被陈志杰控制住了,曹菊英竭力地扭动双手也摆脱不了陈志杰。

曹菊英急得,气得一个劲地骂踢陈志杰,不停地往陈志杰身上,脸上劈头盖脸地吐口水。

而这些都是伤皮不伤骨的招数,都对陈志杰没用。

陈志杰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陈志杰将曹菊英的双手腕掐痛得曹菊英都痛弯了腰,痛得曹菊英拿着柴刀刀柄的手手指颤抖着,痉挛着,痛得曹菊英连站都站不稳蹲在地上时,曹菊英握住刀柄的手终于撒开了五个手指头,柴刀掉在了地上。

见曹菊英松了手柴刀掉了,陈志杰快速松开了曹菊英的双手腕。

“我的刀!”手腕一被陈志杰松开,曹菊英迅速地就朝地上的柴刀伸出手去抓刀柄。

陈志杰比曹菊英更快一步,曹菊英的手还没够着柴刀,陈志杰早已一脚踩住了柴刀的刀柄,只剩下刀刃这一节露在陈志杰的鞋外。

这一来,曹菊英在地上抓不到刀柄了。

曹菊英改手抓住刀背使劲想从陈志杰的脚下把刀抽出来,但是柴刀刀背太薄,刀身太窄,硬硬的也不好抓,抓多了面积曹菊英怕自己的手指够着刀刃割伤自己的五个手指,然后家里地里的活就没办法干了。

可单单抓住刀背,曹菊英使不出力,无论曹菊英怎么拽,抽,拔,推,柴刀在陈志杰的脚下一动也不动。

曹菊英不去抓刀了,改用扯着陈志杰的裤脚,曹菊英想借陈志杰的裤脚使力拉开陈志杰踩着刀柄的脚然后拿回自己的刀。

见曹菊英从脚着手,陈志杰反应过来提起另一只脚对着曹菊英拉他裤脚的手狠劲踩了过去。

曹菊英赶忙将手抽回。

如果曹菊英的手给陈志杰这一脚踩中就不得了了,陈志杰这一脚下去的力,不是把曹菊英去拿刀的手指骨头踩断就是把曹菊英的手指骨头踩碎。

庆幸陈志杰一脚踩了空。

逃过了陈志杰这一踩,抽回手后,曹菊英冷不防就将头猛地扑向陈志杰的脚杆,嘴对着陈志杰的腿肚用力咬下去,不松口。

陈志杰这一下没来得及提防了,被曹菊英这一口咬痛得杀猪般的嚎叫起来,陈志杰发了疯一样地用拳头雨点似的落在曹菊英的头上、肩上、背上。

“曹菊英!你个老东西!你不光耍泼,不光玩命,你他妈的还会使阴招,行,老子今天就奉陪到底了。”陈志杰挥舞着拳头对曹菊英边揍边骂。

曹菊英忍痛着,她要学陈志杰的,只要陈志杰跟掐她的手一样痛得受不了,陈志杰的脚自然就会移开,过后她就能拿到了柴刀,有了柴刀就保护了郝佳丽。

而陈志杰是个什么样的人,陈志杰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

见拳头解决不了曹菊英,陈志杰火冒三丈没了耐心地,用没被曹菊英死咬住的那只脚把脚下的柴刀用鞋底往身后用力蹬出老远,看柴刀被瞪出离曹菊英够不着了,陈志杰毫不客气抬起这只脚脚依次朝着曹菊英身子就是几脚狠踹,曹菊英被踹倒在地。

曹菊英一倒在地上,曹菊英顾不了又有点头昏的症状,她吃力地用手肘支起身子。

曹菊英想爬起来,但是,此刻的她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刚才想搬开陈志杰踩住刀柄的腿,曹菊英已经用尽了力气。

再加上曹菊英的命昨晚从医院抢救出来的,昨晚为救郝佳丽曹菊英又一个晚上没睡,今天早上到现在曹菊英的肚子里仍米粒未进,曹菊英的身体其实已经疲倦,虚弱得不用陈志杰这么大力踹,只需给人轻轻一推她就会倒在地上。

陈志杰与生产队的群众都不知道曹菊英的身体是这种状态,生产队的群众刚才只见曹菊英拿了一把刀就怕了,而曹菊英清楚自己,无须禾场上这一百多个群众,禾场上有得一两个群众凑近她跟前就可以拿下她手中的刀,然后将她推到在地,再带走郝佳丽。

陈志杰一见曹菊英吃力地爬不起来,陈志杰已经猜测出了曹菊英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二个曹菊英的身体病后连体力都没恢复,陈志杰马上按耐不住成功在望的喜悦不露声色地对曹菊英说:

“老东西!我劝你还是别费力气了,你这是在作无谓的反抗,你乖乖交出你的孙女,你我之间还有生产队的群众大家都减少了伤亡,你要是一味的顽抗到底,最终吃亏的是你这家子,你跟陈清是斗不过我跟禾场上这一百多个群众的,你还是省省吧,哈哈...”

看着陈志杰笑得如此得意,曹菊英落下了无奈的泪水,曹菊英知道,接下来郝佳丽她跟陈清两个人恐怕都保护不了了。

最新小说: 猎户家的俏农媳 凝脂“狐狸精”在种田 从解析木遁开始 妻子的选择 帝尊王妃 斗罗之开局签到祖龙武魂 穿书被迫抱男主大腿 末世之豚鼠历险记 晚熟的女孩 九月的微笑